您所在的位置: 星辰在线 > 长沙新闻网 > 湖南

武汉装修设计师论坛

湖南 | 2017-12-18 05:09:17:3
来源:三湘都市报 | 作者:黄京 | 编辑:丁虹

江西做v4c需要多少钱,

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。 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。

  孙宏斌 让蒙眼狂奔贾跃亭停下来的男人

  称自己跟贾跃亭气场很合,都“不怕死”;被称为地产界的知名“赌徒”

  来源:新京报

  “36天敲定150亿元买卖”后,二股东孙宏斌却对乐视按下了“暂停键”。

  在这之前,乐视掌门人贾跃亭在内部信中,自称多年来“蒙眼狂奔”,坦承乐视发展节奏过快,资金链和融资能力出现危机。

  5月21日,作为乐视网的创始人和灵魂人物,贾跃亭也正式让出了总经理之位。业界有评论认为,这是创始人贾跃亭向孙宏斌所代表的资本的妥协,乐视网商业决策将舍弃情怀,更加理智。

  曾经同样被称为“赌徒”的孙宏斌是如何让蒙眼狂奔的贾跃亭停下的?惺惺相惜背后,孙宏斌与贾跃亭有何同与不同?

  贾跃亭的制衡者

  5个月前,危急时刻的贾跃亭遇到了孙宏斌。彼时,乐视正面临其诞生以来最为严峻的市场危局。孙宏斌带来的150亿资金为贾跃亭的乐视解了燃眉之急。

  尽管如此,由于是孙宏斌而不是别人,当时市场上传出了并不乐观的声音:这两个山西男人如出一辙地激进又疯狂。

  贾跃亭的“赌徒”风格自是有目共睹,在孙宏斌投资乐视之前,原二股东鑫根资本创始人曾强去年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,说乐视需要能够制衡贾跃亭的人物。同样作为二股东的孙宏斌如何成了制衡贾跃亭的人?

  贾跃亭说孙宏斌是“性情中人、非常仗义”,见过他的媒体记者有人觉得他“精明强悍”,有人认为他健谈、有着超乎意料的幽默感。而商界人士则称其为“急速枭雄”。

  从履历来看,孙宏斌的个人史“大起大落”。年少即加入联想,效力柳传志左右,直至身居高位、被柳传志当做接班人培养;此后却因“经济问题”入狱,几年牢狱之灾后又被改判无罪;出狱仅一个月,孙宏斌就跨界创业进入地产界,短短数年,其治下的顺驰地产以狂飙突进的拿地行为被称为地产界黑马,孙宏斌个人更因“狂妄”的个人言论一度在圈子里树敌无数。

  2004年,由于楼市调控政策,疯狂扩张的顺驰难以为继,以致资金链断裂,孙宏斌最终将公司忍痛卖出。但他并没有自此沉寂,孙宏斌借助其另一家地产公司融创得以东山再起。2015年,孙宏斌以85亿身家登上胡润富豪榜。

  事实上,在贾跃亭因为对乐视的决策而被市场称为“赌徒”之前,孙宏斌已经是地产界的知名“赌徒”。尽管他自己并不喜欢这个名号。据悉,从初见贾跃亭,到召开发布会敲定150亿投资,一场巨额投资“速战速决”,前后不过36天。

  不过二者合作后乐视走向却让许多人意外。尽管此前不止一次表示与贾跃亭“气场很合”、惺惺相惜,但他并不为贾跃亭的梦想埋单。不仅“该关的关、该卖的卖”,甚至该走的人也必须要走:5月21日,乐视网公告贾跃亭卸任总经理之位,梁军上台。

  与贾跃亭惺惺相惜,但这不是全部

  从孙宏斌投资乐视伊始,关于孙宏斌“为什么选择乐视”,成为众说纷纭的话题。利益论者认为,孙宏斌为乐视控股权而来;情怀论者猜测,在孙宏斌眼里,为梦想孤注一掷的贾跃亭“像十年前的自己”。

  有媒体问孙宏斌,是“带着什么使命感”投资乐视的?孙宏斌的回答是,“没什么价值观,就是一个买卖。”但他同时补充说,自己跟贾跃亭气场很合,都“不怕死”。

  关于“不怕死”,早在2013年8月,孙宏斌在自己的个人微博上有过一番自我阐述。“朋友说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,我应该是不怕死的。”不过,这条微博还有另外一半内容:“我真的不是一个激进的人,我骨子里偏理性,厌恶风险,自己开车很慢。”

  在正式进入乐视4个月后,孙宏斌的“厌恶风险”这一特质鲜明地呈现在公众面前。5月22日,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融创)2017年年度股东周年大会在上海召开。会议中,一位小股东站起来提问:“老孙(孙宏斌),我的问题很简单,乐视汽车,你投不投?”

  “不投”。孙宏斌几乎没有经过太多思考和语言组织的过程,干脆回应。至于对乐视汽车的看法,孙宏斌说,“我觉得(汽车)都挺有意思的,但我们一定会非常小心,至少目前我们没有条件。现在我们有很多投资,需要先管好现有投资。”孙宏斌不忘为话语留一线余地,“想投的话,还是可以投的,但目前不投是确定的。”

  “贾跃亭是第一个让我产生巨大合作冲动的人。”孙宏斌4个月前的表态言犹在耳。事实上,孙宏斌从一开始就没有因为这次冲动丧失风险意识,此前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表述称,在考虑投资乐视之前,孙宏斌“压力颇大”,为此曾咨询包括柳传志、卢志强在内的多位业界大佬级人物。

  在得知贾跃亭拿个人身家押在乐视时,孙宏斌曾说:“老贾这种精神感动了我,我也有企业家精神,但我不能Allin。”

  曾经大起大落,“这两年长大了”

  “我以前很好斗,但这两年长大了,就不太斗了。”2016年1月5日,融创中国媒体答谢会上,孙宏斌在主席台上认真说出这席话时,曾逗得台下近500名记者哈哈大笑,他自己也笑了。

  没人知道“长大”对孙宏斌来说意味着什么。如果经历可以让人“长大”,那么从联想培养的接班人到身陷囹圄;从“阶下囚”到顺驰集团掌门人;从以12.8亿元贱卖顺驰到借融创东山再起,孙宏斌在过去30年间可谓尝遍了大起大落。

  1988年,23岁的山西青年孙宏斌刚刚从清华大学毕业,一天,他看到了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的招聘广告,通过面试,很快就成为这家公司的员工,同年,名字叫做杨元庆和郭为的两个同龄人也加入了这家公司,这家公司后来改名为联想。

  加入联想两年后,25岁的孙宏斌被任命为企业部经理,开辟国内其他省市分公司。孙宏斌每去建立一个分公司,就选择一些20出头的大学生担任分公司经理,之后马上委以重任。只花两个月,孙宏斌就建起了13个独资分公司,年底销售额达2400万,也由此成为了除北京之外全国大部分分公司的掌门人。

  但此后孙宏斌和柳传志“决裂”。据吴晓波《大败局》,经过一个月的调查,柳传志认为孙宏斌自立山头,独立倾向明显。此后,孙宏斌的老部下多数被开除,1990年5月,他因挪用公款罪13万元被判入狱,刑期5年。

  但这并未将孙宏斌打垮。

  据京华时报报道,获得一年减刑后,孙宏斌于1994年出狱,他最先做的事就是与柳传志会面,当面道歉,直言自己“将来永不进入IT业”。

  据《21世纪商业评论》,出狱后,柳传志借给孙宏斌50万元,孙宏斌与柳传志“一借泯恩仇”,并以此为启动资金,在天津创办顺驰,主要经营房地产中介业务。

  1996年,顺驰集团开始开发房地产,并逐渐成为天津最大的房地产商,占到一级市场15%的市场份额,并逐渐在北京和上海开设了分支机构。

  2003年,海淀区人民法院改判孙宏斌无罪,为当时顺驰想在香港上市扫清了一个障碍。2003年12月,顺驰以9.05亿元天价拿下北京大兴黄村地块,轰动京城,也遭到包括万科在内多家开发商联名抵制。

  2004年8月,博鳌论坛。王石在发言中频频指向顺驰:规模不要追求得太大,资金链不要紧绷、不留余地,否则市场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受影响,天天加班都没用。其后,多名地产界大腕也纷纷向孙宏斌“发难”。

  孙宏斌冒险的个性,使得顺驰扩张过快,回款乏力,资金枯竭的顺驰达到最巅峰时期开始衰落,负债累累的顺驰不得不四处寻找出路。但因为高调挑衅和高价拿地,面对缺钱的顺驰,竟无人愿意伸出援手。

  于是,2007年1月23日,孙宏斌为了保全品牌和团队,把严重缺钱、寻求上市无果的顺驰以12.8亿元贱卖给了路劲基建,这个价钱仅仅比当初顺驰拿下北京大兴黄村地块高出了3亿多。

  这是孙宏斌人生中的,第二次达到顶点后迅速由盛转衰。2007年,孙宏斌执掌下的顺驰不动产在走投无路下被路劲集团收购后,孙宏斌在公众面前一度消失,仅和少数亲朋来往。据说在低潮期,他最爱吼唱《一无所有》。实际上,孙宏斌并非一无所有,他还有融创。

  抄底者孙宏斌

  2003年,融创成立,并以天津为基地操作高端物业项目。2007年,当顺驰被收购时,融创却移入了国际战略投资者雷曼、鼎晖及新天域。

  2008年,在地产行业一片悲歌的情况下,孙宏斌用融创的名字,在楼市最低点以20亿元拿下一块地,做了西山壹号院,这一项目在三年里卖了150亿元,成为融创中国迅速发展的第一桶金。

  2014年,西山壹号院项目操作完毕后,融创年销售额从2010年的80亿元做到了715.5亿元,手上现金流充沛,并以超过55%的三年销售复合增长率跻身房企十强,成为这些年来成长最快的房企“黑马”。2016年全年,融创中国销售额1553亿元,国内房企销售额排名第7位。

  现金流充沛的融创,展现出了巨大的并购扩张胃口。

  孙宏斌旗下融创在多笔收购中扮演“白武士”(向问题公司提出收购,该公司可能严重负债等)的角色。不过其并购过程屡屡受挫,在经历了收购绿城股权欲成为其大股东挫折后,又陷入佳兆业重组艰难局面,此后在雨润的并购中也以失败告终,但这并未阻挡孙宏斌在并购的道路上继续前进。2016年,孙宏斌旗下融创成为了不折不扣的“并购狂人”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融创在2016年至少完成了13笔并购,斥资约444.86亿元。其中金额最大的是孙宏斌之前的“老东家”联想旗下的融科智地,价格为138.88亿元。这种“曲线拿地”,提高了融创土地储备。

  2017年,融创再次扮演白武士,跨界投资驰援乐视,巧合的是,这恰好是顺驰惨淡被收购之后的第十个年头。

  新京报记者张泉薇罗亦丹

标签:湖南 高职
版权声明
①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书面授权星辰在线,在互联网上使用、发布、交流集团所属系列媒体的新闻信息。未经权利人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星辰在线”或“来源: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”。否则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星辰在线”或“星辰在线-长沙晚报”的作品均为转载稿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誉权等问题,敬请立即通知我们,并提供真实、有效的书面证明,我们将在核实后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理。
联系方式:星辰在线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:0731-82205980 传真:0731-82205938
附:长沙晚报报业集团系列媒体:《长沙晚报》、《星辰在线》、《知识博览报》、《晚报文萃》、《学生·家长·社会》、《浏阳日报》、《掌上长沙》、《星沙时报》、《高新麓谷》、《湘江早报》。